You're all i want, so much it's hurting.

© Hypnos
Powered by LOFTER

“我们总会要掉下去的,问题在于在那之前我们要做什么。其他人也会死,但他们不知道这一点。看看他们,做事左推右推,深陷于生活的泥潭。可我们不一样,我们是自由的。当知道自己要死去的时候,你也就明白了什么是重要的,什么不是。” 


“看看,最坏又能怎样呢?你只不过会掉下去。那就想象一下我们掉下去了,不,想象一下我们在飞 ……我们在空中翻转,风吹过脸 然后…… 不,然后没有然后了,根本就没有死亡,只有那之前的时光,而且根本没有那么糟糕。我们是自由的。”


“来吧,你还得再坚持一下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不知道吗?就要日出了...

Once In a Lifetime

※ 内有不明显的双线结局 


这篇包含了太多我个人的情感,又乱七八糟的有世界末/日啦平行世界啦什么的,可以说是一个失败的同人文。但不管怎么说我尽量把它完善了,就让这个故事就这么过去吧:D

【再码一下】AO3上的Bottom!Louis文

于是乎我又来了!趁自己还基本记得内容就再码一下,日后复习也方便。这次不只是小黄文( ゚∀゚) ノ


依旧是个人比较喜欢的会标出(❤)各种kink也有预警

想看就直接点,超链接已附带

那么,开始啦——


33. Cold Metal

简介:Harry fingers Louis with his rings on until one of the ring comes off。讲道理fingering的时候还是摘下戒指吧我的乖乖哦。


34.The More That I Push, The More You Resist

Hate sex!依旧是性张力,...

【Ch.2】Knock knock

Chaper 2

    和Louis的第二次相遇要比Harry 所期待的来得迟了些,同时也更偶然。

 

    那是一个难得晴天的星期六,Harry的老友Niall敲响了他新住处的门。

    一阵闲聊后,两人一致决定去别处坐坐,于是他推荐了街角咖啡店的松饼和隔街小酒馆的鱼。Niall很不爱尔兰人地选了咖啡店,说是来时看到他们挂出了今日松饼半价的牌子。

    “说起来,你有在和谁交往吗?”在走去咖啡店的路上,Niall忽然问道。

  ...

River Phoenix

Forever

码一下AO3上的Bottom!Louis文

称不上推荐也称不上排雷,就是把自己看完的/大致看过的小黄文什么的码一下,也就是基本都是pwp(是的我就是这么浅薄怎样哦)我这个人废话多,但也没啥耐心,估计一开始的介绍会说很多后面就略略略了XD


 比较喜欢的篇目我会标(❤)另外各种预警也都标了,误入被雷别怪我喔


每篇都已附超链接,想看的话直接点进去就好啦(●'◡'●)ノ


1.Rine Me Down ❤

这里的丝丝sassy得简直教科书式,他在大学搞了个社团叫什么“神奇的独角兽”,然后除了赞赞和奶儿根本没新人入社,为了给社团筹款出主意搞了个交钱就提供“people wash”的water party。...

【日常】一个关于猫的现场故事接龙

上星期四晚饭时间,瓜再次失踪。已经对此习以为常的我和8、炮炮一起去了食堂。十五块的盖浇饭,吃到九分饱。

饭后看小风不错,自然就走到操场跑道那边溜达去了。

一排健身器材立在操场外围,还记得去年运动会的时候,一哥们在那个第二高的单杠上做后翻(不知道他是在做上场前的热身运动还是单纯想耍帅),然后bia——!摔了个狗吃屎。好像有点严重,被七手八脚地架走了。

虽然我现在就宅宅宅差点写在脸上的那种感觉,但我当年(小学)耍单双杠可是厉害得很哩,那会儿手心里都是磨出的老茧。

所以我看到这一排健身器材就有种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心情,一时没忍住就做了两个引体向上。这里我说“两个”,不是指几个但数量不多的意思,...

 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,也是最快乐的时候。凝眸既久(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,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),欣然命笔,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,这样的时候,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。写成之后,觉得不错,提刀却立,四顾踌躇,对自己说:“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!”

此乐非局外人所能想象。

但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玩,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,总得岔乎岔乎,找点事情消遣消遣,通常说,得有点业余爱好。


汪曾祺《自得其乐》

小吻

原创角色出没 / 现实向瞎编 ,阅读愉快❤


“好极啦!那么这样吧,斯迪曼先生,如果你可以发誓你以后绝不向我撒谎,绝不欺骗我,或者故意让我难受,我就答应嫁给你。如果有一天你不再爱我了,我希望我是第一个知道它的人。我已经受够了在忧伤的夜晚结束的感情。如果你可以答应这些要求,那么我很愿意成为你的妻子。”

《如果一切重来》

1/4